凶手前妻出庭 透露章莹颖尸体或在百英里外

凶手前妻出庭 透露章莹颖尸体或在百英里外

章莹颖案庭审第8日,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前妻米歇尔·佐特曼作为辩方证人出庭,她向陪审员概述了她与被告的开放式婚姻关系、他与酗酒的斗争以及导致他们最终离婚的婚姻问题。辩方希望能说服陪审团不要判克里斯滕森死刑。
 
 
 
综合媒体报道, 作证时,佐特曼交代了一个细节,2017年6月章莹颖失踪前后,她与克里斯滕森共用的土星阿斯特拉跑车,曾在一天之中跑了大约200英里,这或许将为章莹颖的尸体置于何处提供答案。
 
据佐特曼称,克里斯滕森涉嫌绑架杀害章莹颖的那个周末,她和男友在Wisconsin Dells度周末。她出发之前曾将他们的土星阿斯特拉跑车油箱加满。她周一度周末返回时,注意到油箱只剩下半箱油,这意味着她离开期间,这辆车行驶了大约200英里。
 
佐特曼称,克里斯滕森是除她以外唯一一个可以使用这辆车的人。当局之前公布的监控也显示,错过了公交的章莹颖正是坐进了这辆黑色轿车后自此失踪。她的遗体从未被发现,克里斯滕森此前表示,永远不会交待尸体的下落。
 
前妻:克里斯滕森上大学就开始酗酒
 
佐特曼则在周五向陪审员详细讲述了她与克里斯滕森的感情经历,他们在高中便已相识,于2008年开始约会。她表示,克里斯滕森于威斯康星大学就读期间染上了酗酒的习惯。尽管她对这一恶习感到担忧,但两人还是在2011年成婚,并与两年后搬到了香槟,克里斯滕森开始在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研究生。
 
他们结婚以后几乎没有社交生活,只是每天晚上一起玩电子游戏和看电影。但情况在2016年12月发生了变化,克里斯滕森一次喝醉后对佐特曼说的一段话让她感到恐惧,甚至于开始考虑离婚。“我觉得我们的婚姻因饮酒和药物滥用而走到了尽头。”佐尔特曼作证说。
 
目前还不清楚克里斯滕森当晚对他妻子说些什么,但他后来对FBI交待,他告诉妻子他对连环杀手的迷恋,这几乎导致了离婚。
 
在一位同事的建议下,佐特曼开始考虑开放式婚姻而没有选择离婚。克里斯滕森最初不愿意,但最终还是同意了,他2017年开始与另一位女性泰拉·布利斯约会。
 
佐特曼称,他们仍继续作为夫妇生活在一起,但克里斯滕森被FBI质疑是章莹颖案的嫌犯后,她开始对丈夫更加警惕。她不再与他同床,并且在她卧室门口摆放物品,这样如果他晚上试图进入房间,就会把她叫醒。
 
克里斯滕森被捕后,佐特曼称,她知道克里斯滕森的确杀害了章莹颖。“我知道他应对她的死负责。”两人的婚姻在章莹颖失踪期间走到尽头。
 
尽管如此,在他被监禁期间,她还是与前夫保持联系,当被问及为何要这么做的时候,佐特曼回答说:“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差不多十年了,切断这样的联系非常困难。”
 
辩方周五早上还传唤了其他三名证人,包括两名FBI特工和一名私人调查员。预计他们将在周五下午结束辩护。
 
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告诉陪审员,是他杀死了26岁的章莹颖,但他们对克里斯滕森的作案动机持不同意见。如果谋杀罪名成立,辩方希望可以说服陪审团不要判处他死刑。
 
华人律师: 凶嫌女友是最关键证人 表现令人满意
 
根据华人律师王志东提供的信息,20日是定罪阶段审理的第七天,出庭的主要证人还是克里斯滕森的女友,也曾作为政府的线人录音了被告描述加害章莹颖的作案过程。她的作证从19日下午一直延续到20日4点,内容是对她与克里斯滕森的对话录音做补充和说明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7年6月29日,克里斯滕森与女友参加寻找章莹颖的烛光晚会时,曾在手机上笔记功能部分写下四行字,写一行涂一行,分别为:“是我干的”、“第13个”、“她没了”、“永远”。
 
辩方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克里斯藤森杀害了13个人,检方也无从提供其他受害人的记录,但是目前的审判是关于章莹颖的遇害,而检方只需要证明这部分的证据是充分的。该女友是检方最关键的证人,一天多作证下来,表现令人满意,包括应对辩方律师的交叉询问。之后还有两名FBI探员作证。至此,检方提供的证人证据已经出示完毕。
 
与原订计划比较,检方证人提前一天完成,辩方证人时间相当短。法官仍然计划在周一由双方进行结案陈辞,随后对陪审员做指示,将定罪的决定权交到陪审团手中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