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国洞穴救援:一年后回看只有一次机会的惊险

泰国洞穴救援:一年后回看只有一次机会的惊险尝试

有那么一刻,弗农·昂斯沃思(Vernon Unsworth)几乎要哭了。他不说话,眼睛发红,深吸一口气,端起了茶杯。
 
去年,复杂危险的泰国洞穴救援持续了17天。在那次救援过去整整一年后,英国洞穴探险家昂斯沃思心中仍留有创伤。
 
他当然记得听到12名男孩和教练生还的那一幕,也不断想起当时的欣慰与随后的恐惧。
 
“真正的难题从那时开始,”他对BBC说,“我们知道他们在哪里,那个地方需要潜水1.5公里。但我们如何才能让他们活着出来呢?”
 
昂斯沃思冷静、谨慎,善于处理压力。他16岁时就喜欢探索洞穴,拥有将近50年探索洞穴的经验。但这仅仅是他的爱好,不是工作。
 
不过,这项爱好让他成为全球少数几个可以挑战这项不可能任务的人:救援野猪足球队(Wild Boars)。洪水围困
 
野猪足球队总共有12名男队员,队员年龄从11岁至16岁不等。
 
2018年6月23日,足球队训练之后,他们决定和25岁的教练一起去泰国清莱府睡美人洞(Tham Luang)玩。睡美人洞是当地著名景点,一些队员以前也去过。这次,他们想一起去玩。
 
但是,足球队在洞穴里被洪水围困了。泰国官员打电话给昂斯沃思,请他帮忙。“我比任何人都了解(洞穴系统),那是我的第二个家,”他说。
 
他开车去了睡美人洞,与当地官员和救援队伍见面,对他发现的一些情况感到震惊。
 
“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。13名被困的人被不断上涨的洪水围困,他们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但是我知道,因为天气,情况只会恶化。”昂斯沃思说。
 
昂斯沃思开始介入此事。他列了一个名单,上面都是他认为应该参与救援的人,包括哈珀(Rob Harper)、斯坦顿( Rick Stanton)、 沃伦森( John Volanthen),他们都在英国。为了让这些英国人参与进来,昂斯沃思甚至找了泰国清莱府前最高官员纳隆萨(Narongsak Osatanakorn)。
 
“我把他带进一个房间,对他说:先生,这次救援你只有一次机会。”为了向政府施压,昂斯沃思也见了其他政府官员。
 
他的努力取得了成效,哈珀等三人随后到达救援现场。
 
6月28日,在恶劣的天气下,沃伦森和斯坦顿潜入洞穴。难以置信的是,他们发现了四名泰国水务官员,他们被困了一夜。
 
沃伦森和斯坦顿将四名官员带出了洞穴,其中一人在救援过程中十分惊慌。这也让昂斯沃思明白,如果找到男孩们,得给他们打镇静剂才可能救出来。
 
搜寻工作在7月1日开始,2日他们就找到了男孩们。
 
“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”昂斯沃思记得斯坦顿曾告诉他,“斯坦顿以为是尸体,但实际是粪便。他们以为找到了尸体。”
 
他们找到了足球队员和教练,但还需要救他们出去。
 
潜水员们说,世界上只有三个人既是经验丰富的洞穴潜水者,又是麻醉师,他们一人在英国,一人在美国,还有一个在澳大利亚。他们找到了澳大利亚人理查德·哈里斯(Richard Harris),哈里斯既有探险潜水经验又是训练有素的麻醉师。
 
斯坦顿曾劝说哈里斯加入救援。“斯坦顿对哈里斯说:‘我们希望你考虑一晚上’。哈里斯问:‘如果我不加入会如何’?“昂斯沃思回忆,”斯坦顿说:‘他们都会死。’“
 
唯一让孩子们活着出来的方法是给他们注射镇静剂。野猪队队员们都被注射了镇静剂,在某些时候,他们几乎没有呼吸。救援人员给每个男孩戴了口罩,把他们绑在担架上,用带子绑住手脚。
 
昂斯沃思记得两名男孩在救援过程中开始苏醒过来,“救援人员给他们迅速打了一针,他们再次失去知觉”。
 
男孩们就这样一个个被带了出来。
 
 
 
到第二天快结束时,8个男孩获救出洞,仍有4个男孩和教练被困。
 
但情况更糟了。“雨比我们预期来得更早,早上继续潜水救援的几率只有50%,”昂斯沃思说。但最终他们还是能够继续。“实际上,最后一名男孩正在出洞时,洪水突然开始涌入,”他说。
 
在泰国,许多人信仰相信有神秘力量存在。这个国家的许多地方据称拥有这样的力量,尤其是在洞穴。
 
睡美人洞与泰国公主Nang Non的神话故事有关。Nang Non公主和情人私奔,最后自杀。据说她怀了情人的孩子,人们认为睡美人洞内的河流是她的血液。
 
救援事件一年过去,睡美人洞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景点。许多泰国人在这里停留致敬,不仅是因为传说中的这位泰国公主,还是纪念牺牲在这里的潜水员沙曼(Saman Gunan)。沙曼是一名泰国潜水员,他在运送氧气罐时丧生。救援行动6个月后,人们在洞穴外竖起了一座沙曼的雕像。
 
救援行动后,昂斯沃思也曾多次回到山洞。但对他来说,某些事改变了。“现在我进洞和出洞时都会祈祷,我每次进洞都会给她献花,出洞后会感谢她保护我的安全,我之前从未这样做。”
 
“我们都不是英雄,我们只是做了别人要求的事情,并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。”
 
“那并不容易,但是现在看来,13不再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了,不是吗?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