忧心:反移民在大温愈演愈烈!纳粹要在这所中

忧心:反移民在大温愈演愈烈!纳粹要在这所中学办追悼会!
 

在大温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,想必都听说过臭名昭著的“奥丁士兵”(Soldiers of Odin),据加拿大英文媒体以及维基百科的介绍,这是一个在芬兰成立的反移民极右翼组织,其创始人兰塔(Mika Ranta)自称是一名崇尚暴力的新纳粹分子,曾于2005年因涉及种族歧视袭击事件被法庭定罪。
 
 
 
这个组织在大温一直没消停过,很多知名的种族歧视事件都与或疑似与他们有关。
 
最近,来自Delta North的NDP省议员Ravi Kahlon称,“奥丁士兵”似乎正在全省范围内扩张。
 
这位议员说,他今年夏天访问了许多社区的居民,听到很多“奥丁士兵”要在社区建立分支的消息。
 
“根据我听到的消息,‘奥丁士兵’一直在组织社区活动,出现在各种集会上,试图获得支持,建立一些联系,散播仇恨信息。我很担心。”
 
 
 
“奥丁士兵”菲沙河谷分会的一些成员,最近准备在素里的Lord Tweedsmuir中学租用健身房,为一名成员开追悼会。
 
截至本周,他们仍在宣传追悼会将于9月14日在学校举行。
 
但素里学区的发言人Doug Strachan说,租房者已经撤回了他们的申请。所以现在也没有必要评估,学校是否适合租给反移民组织。
 
Strachan说,在学区工作人员最初预订了健身房,使其成为“内部”租赁。但他表示,后来已确定追悼会实际上是第三方租赁,需要额外的“费用、押金,还有清洁费”。
 
Strachan说,由于担心“可能有抗议或其他示威活动”,是不会出租学校给他们的。“我们不希望被视为极端分子。”
 
 
 
但就算学校不给场地了,追悼会还在继续募集资金,在GoFundMe页面上,“奥丁士兵”已经为该成员的葬礼费用筹集超过13000加元。
 
该页面的共同赞助商之一是Tyler“Grizzly”Herrewynen,他的Facebook页面上有照片,他穿着士兵的奥丁服饰。拉塞尔至少在其中一张照片中与他在一起。
 
省议员Kahlon说,公众需要更加了解在BC省形成的反移民和仇恨团体
 
“社区中的人们感到害怕,仇恨犯罪的数字还在继续上升。”
 
“这需要我们省议会和市议会更加积极,学校董事会和当地警察也要全面参与,要了解社区正在发生的事情,不能任由极端组织胡来,“Kahlon说。
 
“奥丁士兵”组织在大温一向活跃,今年6月,在反对BC省学校“性倾向与性别认同”(SOGI)课程的活动上,“奥丁士兵”就出面保护了一位加拿大人民党人士Laura-Lynn Tyler Thompson。
 
 
 
这位Thompson,她反对堕胎、反SOGI,曾为华裔少女申小雨遇害发声,将矛头指向凶嫌的叙利亚难民背景。有趣的是,作为加拿大极右翼政党的代表人物,她的主要支持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人男性,而是大批华裔大妈。
 
这一直是温哥华十分有趣的现象,部分华人自己虽是移民,却支持反移民组织,去反其他族裔的移民……唇亡齿寒,相煎何太急啊……
 
今年4月,“奥丁士兵”遭Facebook封号,禁止使用该公司平台。Facebook表示,这些个人和组织渲染白人种族主义思潮,违反了公司有关危险个人和组织的政策,该政策禁止“恐怖活动,有组织的仇恨,大规模或连环谋杀,人口贩运,有组织的暴力及犯罪活动。”
 
 
 
虽然“奥丁士兵”的Facebook声明,他们不是一个种族主义的团体,但同时又说“移民会带来重大的问题”。
 
该Facebook说:“政府现在是让不文明的移民像洪水般地泛滥我们的住区。我们在这儿需要成为现实主义者,我们的住区目前所充满的文化和种族,对我们的公民和社区的安全都是有害的。”
 
说起来,列治文华人和“奥丁士兵”也算渊源颇深,甚至曾经“正面交锋”。
 
前两年,列治文出现了一些煽动种族主义情绪甚至是仇视华人的传单。
 
 
 
这些印有“白人靠边站!中国人要占领这里”,以及“白人应该团结起来,加入‘alt-right’,拯救列治文”的传单被人发送到列治文南部各家各户的邮箱中。
 
此事在当地甚至加拿大引起轩然大波。皇家骑警表示目前还未找到此事负责人,不过当局将对此事严肃处理,并希望居民能够提供煽动种族主义情绪嫌疑人的信息。
 
这些传单令惹怒了当地居民尤其是华人。就在这事发生后不久,列治文居民举行“为族裔和谐站起来”(Stand Up for Harmony)集会,反击最近出现的反华传单,近300位不同族裔出席,再次展示团结抗击分化的市民力量。
 
 
 
 
 
集会期间“奥丁士兵”成员过来踩场,遭集会市民不断嘘声,最后悻悻离去。
 
基于当前的世界格局,当今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多数认为全球化、多元文化、不同种族间通婚、白人低生育率等社会现象对白人种族产生了威胁。因此,移民、有色人种等少数族裔往往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击对象。
 
 
 
由于政治诉求的近似或重叠,白人至上主义还常常和新纳粹主义(Neo-Nazism)、白人民族主义(White Nationalism)、种族歧视(Racism)、极右翼(Far-right)等词汇联系在一起。
 
近年来,随着全球化发展进入瓶颈期,北美发达移民国家开始面临一些同移民、少数族裔相关的议题。许多家庭背景保守、受教育水平低的白人开始责怪少数族裔和移民抢占了太多社会资源、工作岗位和福利配额,白人至上主义的幽灵也就愈发有了现形的势头。纵观全球,白人至上主义最为活跃的国家,也恰恰是那几个因为移民受益最多的国家。
 
 
 
过去这几年,加拿大发生过多起与白人至上主义有关的社会事件。与美国不同的是,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多数将黑人视作头号敌人,而基于人口构成的现状,加国白人极端分子中很多将亚裔、华裔视作直接攻击对象。
 
不少本地的白人极端组织提出,以华裔为代表的移民群体抢占社会资源,哄抬房价,并且对白人文化构成威胁,应当被隔离甚至清除。
 
2017年,大温地区多个社区出现3K党及其周边组织招纳成员的传单,有居民目击3K党集会活动;BC省省选期间,有本地亚裔候选人的竞选招牌被人喷上纳粹万字符号……
 
 
 
近年来,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,各种种族主义情绪就在北美大陆上蔓延,愈演愈烈,白人辱骂、侮辱各族移民的新闻屡见报端。但不管这样的事情发生多少次,我们都不能“习惯”不能“麻木”更不能“惹不起躲得起”,一定要对“白人至上主义”的抬头保持警惕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